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时事要闻

多路资金加持 央地联动力推科技成果加快落地


多路资金加持 央地联动力推科技成果加快落地


  新年伊始,促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再次迎来政策红利。记者从科技部门获悉,截至目前,我国国家级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累计超40只,规模达700亿元。多只子基金顺利“毕业”后,再次布局先进制造、电子信息等战略新兴产业。未来国家将优化政府引导基金支持研发机制,支持国家、地方及行业各类基金设立科技型中小企业子基金。除了资金链,北京、重庆、广东等十余个省市密集出台细则方案,着力从产业链、服务链和人才链全面打通科技成果转化“最后一公里”。

  加大先行先试 多地细则落地

  日前,科技部正式批复同意支持重庆市建设国家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示范区。加上此前已批复的河北京南、宁波、浙江、山东济青烟、上海闵行、江苏苏南、吉林长吉图、四川成德绵、广东珠三角、湖北汉襄宜和安徽合芜蚌示范区,国家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示范区增至12家。

  重庆只是一个“缩影”。除建示范区外,我国其他支持政策举措也日趋完善。《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》《专利法》重新修订,《实施〈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〉若干规定》《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行动方案》《国家技术转移体系建设方案》相继颁布,形成从修订法律条款、制定配套细则到部署具体任务的促进科技成果转化“三部曲”。另外,国务院办公厅日前还出台《完善科技成果评价机制的指导意见》。科技部等十部门围绕“评什么”“谁来评”“怎么评”“怎么用”联合开展试点。

  地方层面,我国的科技成果转化工作提速。截至目前,包括广东、江苏、浙江、甘肃、江西、山东、福建、辽宁、四川、湖北、云南昆明等十余省市积极参与“百城百园”成果转化行动。北京市发布《关于打通高校院所、医疗卫生机构科技成果在京转化堵点若干措施》,深化赋予科研人员职务科技成果所有权或长期使用权改革。目前,在天坛医院、积水潭医院、北京工业大学等高校院所和医疗机构,相关试点工作已经展开。

  在业内专家看来,科技成果必须要与地方企业和产业发展融合才能“落地”。以建设国家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示范区为例,它有助于完善区域科技成果转化政策环境,提升区域创新能力,起到以点带面的示范作用。“重庆国家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示范区将以重庆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、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等为建设主体,按照‘一核多园’的空间布局,加快推动科技成果转化应用。”重庆市科技局有关负责人介绍,“一核”即西部(重庆)科学城,“多园”即重庆高新区、两江新区、璧山高新区、永川高新区、荣昌高新区等。

  多路基金支持科技型企业

  在助力科技型企业研发,支持科技成果在中小企业落地工作上,提供资金支持是重头戏。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获悉,未来国家将优化政府引导基金支持研发的机制。包括优化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绩效评价制度,支持科技型中小企业突破关键核心技术作为重要绩效考核指标。支持国家、地方及行业各类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设立科技型中小企业子基金,鼓励有条件的地方设立天使投资基金,支持科技型中小企业加大关键核心技术研发力度。

  “目前银行贷款是企业融资的主渠道。科技成果转化风险较大,叠加疫情影响,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在转化投入能力有限的情况下,难以从银行获得信贷支持,这就需要政府发挥必要的引导作用,利用财政资金为企业获得银行贷款增加信用,提供支撑。”北京一家知名科技型企业孵化器管理人士表示。

  科技部早在2020年就印发《关于科技创新支撑复工复产和经济平稳运行的若干措施》,加大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对科技型中小企业的融资支持。引导已设子基金加大对疫情重点地区科技型中小企业的支持。

  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便是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的设立。数据显示,自2015年以来,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下设创投子基金近40只,规模将近700亿元。近日由国投集团与科技部,广东省、湖北省、成都市等地方政府以及金融机构等联合发起设立的国投(广东)科技成果转化创业投资基金,总规模高达150亿元,基金聚焦先进制造、电子信息、材料能源和生物医药四大领域。

  需要指出的是,截至目前,我国共有6只子基金,规模达43.1亿元的转化基金成功退出。“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相关项目的逐渐成熟, 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陆续到了收获期。”对此,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理事会理事、北京市万商天勤律师事务所律师袁毅超向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透露,由于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已经成立5年,有部分项目已经发展起来不需要国家基金帮助引导扶持,腾挪出更多的资金扶持其他新生力量的转化。

  亟待补短板通堵点

  近年来,虽然我国科技成果转化成果丰硕,但仍存在不少“梗阻”有待破除。比如,我国的科技成果转化链条仍存在信息不对称、技术供需两端的沟通效率低、技术确权确价过程不够规范透明等情况。 另外,目前我国专业化技术转移机构普及面不够,现有技术转移机构服务仍存在“规模小、服务少、能力弱”的现象,高水平、专业化技术转移服务人才缺乏。这些都阻碍了科创成果转化。

  “科技成果转化是一项高度复杂的系统工程,界面多、跨度大。”在中科院创投董事长吴乐斌看来,科技成果转化的要素主要包括人、财、物三方面,要素不全的科技成果难转化。“为了提升我国科技成果转化的效率效益,必须修筑从知识海洋到资本海洋的运河,建设和完善科技成果转化的生态体系。”吴乐斌表示。

  对此,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认为,当前我国科技成果转化存在的问题,可以健全科技成果转化机制,打通产学研产业链、价值链,重视人才培养与人才激励,以更加专业的科研团队来面对愈发激烈的全球科技竞争。另外,要建立政企连接,一方面政府负责相关政策的落实,另一方面,政府通过与企业的沟通,能够更全面地了解企业的科技成果承接能力,实现有的放矢。

政府链接 协会链接 会员单位链接